日本经济衰落往事:摧毁一代年轻人的泡沫经济日本社会停滞不前

作者:AG  来源:亚游集团  时间:2019-10-29 05:14  点击:

  众所周知,每年一度的由美国《财富》发布的世界500强企业排行榜是衡量世界大公司实力的最著名、最权威的榜单。

  榜单上的每一次排名变化都能反映出整个行业的兴衰,而上榜的企业的数量是一个国家经济实力和地位的最直接证明。

  从今年世界500强企业的数量上看,有129家来自中国,历史上首次超过美国(121家)。

  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经济繁荣以来,日本企业一直是世界500强企业榜单中的常客,但现在它们的情况一年比一年糟糕。

  截至目前,只有52家日本企业进入500强,主要是丰田、本田、日产等汽车制造商。

  这个数字着实是对不起日本这个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称号。毫无疑问,日本已经跌落了“榜单争霸”的第一梯队。

  当他们从学校走向社会,日本经济刚刚开始增长,其速度世界罕见;当他们步入壮年,每个人都担负着经济发展的重任,同时目睹了日本产品横扫世界的盛况。

  在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后,日韩贸易摩擦日益严重的当下,何去何从,是关乎每个中国人未来命运的大事。这个时候,了解一下日本的经验教训,很有必要。

  1964年4月,《战后日本经济史》的作者野口悠纪雄,和其他20名日本有为青年,一起进入大藏省工作,成为最新职员。

  他们的上司,不是别人,正是后来成为日本第64任首相的田中角荣。1964年,田中只有45岁,担任大藏省大臣,年富力强,鹰视狼顾。

  他不看笔记,也不问秘书,却能一字不差地叫出每个人的名字。他一边跟这些年轻人握手,一边绵里藏针地进行鼓励,让他们好好干。

  田中角荣意气风发地说,你们的上司中,可能会有一些笨蛋,无法理解你们的优秀建议。遇到这种情况,你们不要客气,可以直接到大臣办公室来找我。

  伟大人物的三言两语,胜过1万管鸡血,底下的员工听了,暗自发狠,即使玩命,也要把日本经济搞上去。

  野口悠纪雄所在的科室,负责资金调度,有五十多名职员,每天都工作至深夜,在办公楼地下被称为“太平间”的房间里打个盹儿,然后被清晨第一班电车的喇叭声叫醒,全力以赴投入新的一天。

  10年后,野口悠纪雄从新人变成旧人,负责推进日本中长期财政计划的制定工作,唯一不变的,是焦头烂额的工作状态,最忙的一个月,正常工作之外的加班时间,竟超过300小时。

  当时,野口偶然回家,孩子们都不认识他,将其视为外人。走出家门时,还会对他说,欢迎下次来玩。

  二战后的几十年,日本实行了一种神奇的体制,在该体制的激励下,从公司首脑到最基层的员工,所有人都同舟共济,为了日本的繁荣而拼命,最终促成了日本的经济奇迹。

  “1940年体制”,是日本在战争时期形成的经济体制,也就是以举国之力来支援战争的国家总动员体制。

  日本有了现成体制,要想经济起飞,还需要一个契机。这个契机,就是朝鲜战争。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美国为支援南韩参战,将日本作为补给基地。战争产生的特殊需要,使得日本的市场需求随之大增。

  1954年12月开始,日本进入“神武景气”时期。所谓神武景气,就是指神武天皇即位后的经济繁荣。这一次,日本不再依赖美国的军购特需,而是通过刺激消费,拉动内需,带来了一波经济高速增长。

  日本国民生活水平,也随之显著上升。20世纪50年代后半期开始,黑白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被称为“三种神器”,飞入日本寻常百姓家。

  1958年开始,日本又进入“岩户景气”时期,经济更上一层楼。欧美各国强烈要求日本放开市场,实行贸易自由化。

  1960年7月,池田勇人内阁诞生,提出经济倍增计划。自此,经济发展成为日本重中之重的举国目标。

  从20世纪50年代后半期到60年代后半期,日本保持着年均10%的增长率。

  1964年10月,日本主办东京奥运会,这是奥运会第一次在亚洲国家举办,全国上下异常重视,筹集了近30亿美元,用来扩建城市,改善交通,兴修各种配套设施。

  此次奥运会,日本国民素质之高,让全世界感到惊讶。有报道称,东京奥运会结束后,所有的日本人都把垃圾带回家,现场没有留下一片废纸。

  1968年,野口悠纪雄参加政府组织的征文比赛,写出《21世纪的日本——10倍经济社会与人》,获得最优秀总理大臣奖。

  在这篇文章里,野口悠纪雄以“10倍经济社会”为关键词,对日本的未来做了无限乐观的预测和意淫。

  当时的日本人,普遍相信明日一定会胜过今朝,到21世纪,日本必将迎来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

  准的是,日本在不久的将来,确实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甚至都不用等到21世纪,在20世纪80年代就已经应验了。

  不准的是,日本在迎来黄金时代后,立即急转直下,经济一蹶不振,进入漫长的停滞时期,被称作失去的20年。“明日”并未胜过“今朝”。

  金光闪闪的80年代,日本的汽车和半导体超过美国,东京证券交易所指数突破1万日元,风光一时无两,眼看就要成为最炙手可热的全球经济霸主。

  发达国家的年轻人,普遍认为,今后是日本的时代。主动学习日语,希望在日本公司就职的人越来越多。

  麻省理工的几个学者,合著了一本《美国制造》。这本书将苹果公司作为美国硅谷的代表企业,与日本的索尼进行比较。最后得出结论,美国硅谷的企业技不如人,应该向日本企业学习。

  美国恐怖小说作家史蒂芬·金,有部作品叫《末日逼近》。讲的是美军细菌武器研究所发生泄漏,有毒物质向全美扩散,导致美国社会趋于崩溃的故事。

  在小说开头,得克萨斯州的两家工厂,因为受到日本进口产品冲击,一家被迫倒闭,另一家也奄奄一息。

  野口悠纪雄曾去美国汽车生产中心底特律出差,回来后大发感概,相比整洁优雅的东京,底特律的市中心太破了,就像刚经过战争的洗礼,到处都是废墟。

  1990年,一家名为“宇宙世界”的日本房地产公司,以超过8亿美元的价格,买下加利福尼亚著名的避暑胜地圆石滩的豪华酒店和高尔夫球场,让许多美国人大为吃惊。

  日本对美国的不动产投资,1985年为19亿美元,1988年增至165亿美元。1989年底,日本土地资产总额约为2000万亿日元,是美国的4倍。

  1992年1月,时任美国总统的老布什访问日本,在欢迎晚宴上,老布什身体不适,不胜酒力,突然呕吐到邻座的宫泽喜一首相的腿上,从椅子上跌了下来。

  这起意外事件,被日本报纸解读为:美国总统倒下了,日本首相扶住了他。这是当下日美关系的象征,日本比美国更强大。

  美国市中心看上去宛如废墟,是因为富裕阶层和新建的写字楼,都从市中心迁移到了郊区。

  日本游客因交通不便,去不了郊区,只看到市中心的萧条景象,便得出美国已经不行了的结论,完全是一叶障目。

  事实上,美国高新科技一日千里,正在郊区悄悄地萌芽。美国研发实力之强,涉及范围之广,日本更是难以望其项背。

  当时,日本的金融资本市场仍然对外国保持封闭,日本可以向国外出口产品,却不允许外国向日本投资。这种现象,遭到欧美国家猛烈批判。

  野口悠纪雄认为,日本人眼中的黄金时代,其实是“镀金时代”。镀金不同于真金,只是在表面上涂了一层金粉。

  1983年,日经平均股价8000日元左右;1987年10月涨至26646日元;1989年末,涨到了38915日元;1990年,有报纸预测,日经平均股价将会涨到60000日元。

  当时日本企业的市值总额,在最高点时,甚至膨胀为美国的1.5倍,占整个世界的45%。

  1990年1月4日,东京证券交易所的股价全面走低,泡沫经济开始崩溃。到了同年10月,日经平均股价下跌33%,降至最高值时的一半。

  日本股市泡沫破灭的前后脚,房市也跟着轰然倒塌。1991年下半年开始,日本地价一路下跌,跌幅达到14.7%。

  1988年之前,这个词每年只出现几次,到了1991年,泡沫一词的出现次数激增至2546次,1992年更是多达3475次。

  在泡沫经济的大环境下,日本的大型金融机构接连宣布破产,其中最触目惊心的,是日本长期信用银行(简称长银)的崩溃。

  长银自1952年设立以来,一直是超级精英集团。实行国有化后,长银接受了为期18个月的特别公共管理。

  在此期间,政府对长银投入了6.95万亿日元的救助。再加上对蓝天银行的救助,总额合计11万亿日元,其中7.76万亿日元被确认为亏损。

  为处理这些金融机构的不良债券,截至2003年,日本国民负担高达10.43万亿日元,人均负担8万日元。

  1995年1月,关西地区发生阪神大地震,同年3月,奥姆真理教制造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导致十多人遇难,6300人受伤。

  在金融动荡之余,类似事件层出不穷,一时间,整个日本笼罩在末日论的灰色氛围之中。

  客观规律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日本旧日的繁华,已沦为明日黄花,它背后的教训,值得后来人反复咀嚼。

  在泡沫经济的背景下,辛勤工作未必有对等的回报,而空手套白狼的倒买倒卖行为,却能带来巨大财富。

  对那些信用度高的大企业,银行往往会支付高额利息。大企业不费吹灰之力,将钱从左手转到右手,就能获得收益。

  日本人将这种行为,美其名曰“理财技术”。虽然打着“技术”的名号,却并非真正的技术,不过是金融市场失衡所引发的异常现象。

  企业开始变得浮躁,不务正业,不再关注生产经营,而是将大部分精力,用于这种虚空的理财。

  支撑地价高涨的,是人们的预期。当时日本人都相信,随着经济增长,东京将成为世界的金融中心,全球的企业,都会渴望在这里拥有一席之地。

  为了利益最大化,人们在极为狭窄的土地上,建造像铅笔一样细长的大楼。成片成片的铅笔楼,见缝插针地竖立在东京街头,让人印象深刻。

  1988年,日本国土厅公布了《国土利用白皮书》,大言不惭地说,以东京为中心的土地价格上涨,是由实际需求引起的。

  1990年,东京周边的公寓价格,已经超出居民平均年薪的10倍,市中心更是超出20倍。

  1989年,日本右翼人物石原慎太郎,在书中鼓吹日本应该在包括经济和外交的各个领域,全方位提高自主地位,并认为日本即将成为和美国并肩的世界头号强国。

  只要比较一下日本和美国的大学,就能得到真相。美国一流大学在各方面的实力,都在日本顶级大学之上。

  从日本到美国留学的人不计其数,却没有大批的美国留学生来日本深造。这正是日美实力差距使然。

  全世界的一流头脑都集中在美国而非日本,日本的经济一度凌驾于美国之上,不是靠真正的实力,而是泡沫造成的幻象,当幻象消失,真相落地,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为自己的国家感到骄傲和自豪,这很重要,但是我们的骄傲和自豪,应该有客观事实作为依据。如果不依据客观事实,只凭自豪的感情一意孤行,这是很危险的。因为它很容易导致盲目排外的风潮,构成进步的最大障碍。

  日本在经济发展中,其动魄惊心的经验和教训,对中国都有着莫大启示,闻者足以为戒。

AG

上一篇:阜城这家商场搭起长60米的水上赛道玩得好奖冰箱、空调!

下一篇:糖浆怕冷 别放冰箱!最佳保存温度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