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用思维导图给孩子复习事半功倍!附1-6年级攻略

作者:AG  来源:亚游集团  时间:2019-09-20 22:13  点击:

  学生学习,一味靠老师设计思考的问题;老师,也会逐句条分缕析地把课文作出解读。

  语文课堂,就像组织学生完成流水线生产作业的工序一样,齐刷刷地读同一段课文,齐刷刷地想同一个问题,齐刷刷地做同一组练习;课后也抄一样的词语,做一样的习题,思考一样的东西……

  试想将来,没有了老师苦心营造的学习氛围,没有了老师针对性地设计提问,没有了老师组织做习题、作测评,学生还能够自主学习吗?还能够独立阅读吗?学生如何能自己消除与抽象的文本之间的隔膜,无师自通呢?“读书易,思索难”啊!

  所幸十多年前我就很注意一些思维工具的运用,思维导图湿是其中很重要的工具。期末时节,我就和大家说说考学1-6年级不同年段如何利用导图进行学习和复习。

  经过整理绘制思维导图,就能够更加牢固地掌握生字的字源、读音,认识记忆字形或字义。

  我们可以引导学生以一些识字部件为绘制导图的主题,拓展运用思维导图整理识字知识的要点,这样使抽象的、离散的知识点变得更加直观、具体、有组织。

  生字后面加括号、加横线,学生任务量大,且机械练习的重复率高——一字组一词,或一字组多词的练习题。

  我们需要耗费大量精力和时间,用在批改学生作业和督促学生完成练习题以及改正业误。

  这时也适合思维导图组词的学习方法,在统编教材上册第52页中,要求学生给“车”字组词的练习。统编教材就利用思维导图来组织学习组词的过程,效果十分显著。

  一是,直观引导学生围绕“车”字,一字组多词,发散思维,展开联想,形成头脑风暴。

  二是,通过想象以生成新的知识生长点。如,除原有的几类组词外,学生会主动进行发散式思考,从更多方面提出新的词组,进而提高学习效能。

  三是,思维导图引导有层级的思考方式,直观呈现出各组词间的关系,同时每组词语都形成一个新的节点,可以成为一个新的发散中心,培养学生发散式和开放式的创新思维。

  学生在画导图归类识字过程,自由地想,有层次地想,灵活地想,引申地想,联系地想,对比地想,发散地想……

  “蝴蝶图,用于提升学生表达不同程度的正反面意见的能力。它由正反两个部分组成,即十分赞同、赞同和强烈反对与反对的意见及理由组成。”(来源:李克东《应用可视化思维工具,促进学生思维能力发展》)

  例如,陈老师和学生一起学习二年级语文课文《从现在开始》的故事时,鼓励学生画出蝴蝶图。

  画出对故事中的猴子、狮子、袋鼠和猫头鹰的优缺点的看法,写出对治理动物王国的合理与不合理的做法的个性化见解,然后借助蝴蝶图进行生生间的相互展示、激励、交流、引导、启发、补充、分析、综合与评价。

  这样的阅读讨论课堂,实现了从关注学科知识传递到关注个性化学习过程的教学重心转换。借助蝴蝶图,让学生学会了分析、理解的方法,懂得了客观地分析、评价,还能够举一反三,形成批判性思维。

  例如:邓老师优化五年级语文《通往广场的路只有一条》一课的阅读理解教学时用到“环状图”,令分析课文内容的思维过程变得形象,且清晰可见。

  而生字词的学习,运用“环状图”进行对比、归类和记忆生字,使识记生字的过程更直观、轻松。

  同样,茂名的骨干教师吴康概在五年级语文《天窗》一课的阅读也用“环状图”凸显出课文的角度之美、层次之美和节奏之美。

  “韦恩图(又称文氏图),是由两个交叉圆圈组成,用于比较两类不同的事物(A和B)。在两个圆圈中重叠的领域表示A和B共同的特征,两个分开非重叠领域各自代表着只关于A的特征和只关于B的特征。”(来源:李克东《应用可视化思维工具,促进学生思维能力发展》)

  例如,为让学生能在观察、描述基础上,学会分析、推理、归纳、解释,逐渐从低阶思维向高阶思维不断发展,自动自觉进入更深刻地阅读理解。青年教师吴彩虹教三年级语文课文《掌声》时,利用了韦恩图引导每个学生都可以直观地呈现自己对课文内容的归类、整理、对比、分析与归纳。

  “Y/X/W线图,利用Y/X/W线图所形成的空间来对事物进行分类,或者从不同角度对事物进行特征描述,如看起来像什么,感觉像什么、想到什么等等。

  也可以用来表达感官感知的结果(如视觉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触摸到的感觉等)。

  具体选用哪种线图取决于要让学生考虑几个方面,并且要根据学习的目的和内容以及学生的发展水平而定。”(来源:李克东《应用可视化思维工具,促进学生思维能力发展》)。

  例如:应用“X”线图引发学生多向想象,培养学生的发散性思维和求异思维, 引导学生找寻到流畅、通达、新颖的写作思路的能力。

  指导五年级的学生“写身边的一种事物”。进行写作指导前,可以先让学生画出“X”线图,以此指引学生创造性地布局谋篇。

  汕尾海丰的屈小玲老师运用“桥型图”优化《长征》一课的阅读理解、品析课文的过程,引导对照思考,寻找关联,在理解记忆中研读,取得了良好的教学效果。

  在“鱼头”位置表达一个总观点,鱼身将分别表达多种“理由”,每个“理由”又有多项事实所支持。”(来源:李克东《应用可视化思维工具,促进学生思维能力发展》)

  基于鱼骨图的指引,学生可以从具体文本的学习,进而推出相应类型文章的写作方法,进一步指引写作构思。

  例如,高年级学生借助鱼骨图,绘图创作,保护创新的点子与个性化的元素;借助鱼骨图,帮助完成对一些细节的回忆和实现事例、特点等叙述的完整性。并且触类旁通,进而掌握从多个方面具体展开对一种动物的介绍或对一个地方的介绍的写作构思方法。

  例如:五年级学生在网络环境下的平板电脑辅助学习交流,学生先应用可视化思维工具进行自主学习,再合作交流学习,自主画出课文的思维导图自主构建《圆明园的毁灭》这篇课文的结构图,真正以学生的学决定教师的教,以教师的教推动学生的学。

  坚持了10年多的研究,我越发喜欢导图导学的方式,这是在用图式语言,使语文知识更趋于“显性”,把文字的“隐性”内涵图像化。

  这样的语文课堂是语言和绘图的结合,它不仅是面对文字那样单一的“阅读”,也不仅是面对一幅画那样的“欣赏”,它把单纯的“阅读”改变为“观赏与思考”的融合,是一种独特的体验和感悟。

  在绘制思维导图的过程中,细节的美化扩展和添色加彩,就是提高学生阅读和写作兴趣的捷径,就是实施因材施教的很好的教学时机,就是开启学生博览群书、下笔成文的动力之关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G

上一篇:守正融合原创规范 电视综艺:转型提质正当时

下一篇:封丘手摇档案柜改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