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值班外卖小哥:从家出来那天我就决定了今年过年不回家

作者:AG  来源:亚游集团  时间:2019-09-05 18:51  点击:

  乔艮刚,35岁。北京四惠优派美团站点外卖骑手。今年是他结婚成家11年来第一次春节不在家。

  乔艮刚学的是电脑服装设计,中专毕业后,干过电脑组装,开过出租车,开过桶装水厂,卖过茶叶,年过三十创业受阻,压力扑面而来。暂别老家的妻子和儿女,乔艮刚来到北京做了一名最普通的外卖骑手。

  送外卖的三个多月里,他跑坏了三双鞋,瘦了20斤,却从未休息过一天。他到北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多挣点儿”。

  我喜欢我的工作,能跟各种人打交道,虽然面对面的时间不超过10秒。送外卖要对路况、商家、外卖情况心里有数,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好这份工作。我觉得心态要好,只要在路上,在我眼里哪儿都是风景。我觉得只要肯付出,你对工作是什么态度,工作就会反馈给你什么态度。

  把每一份餐准时送到客户手里,其实心里挺舒服的,这也是我这份工作起码的职业素养。

  2月4日晚七点,在送完自己负责派送的第七单外卖后,外卖骑手乔艮刚骑着送餐的摩托直接回到了住处。简单洗漱后,他匆匆赶往春节同样留京的朋友家里吃了顿除夕夜的饺子,随后便回到了自己位于北京王四营附近的出租屋。

  “出来的那一刻就想着,今年过年不回去了。”按照他的安排,来到北京后,自己先安下心工作,半年左右再回去。“父母都知道,过年我哥我嫂子也能回去,孩子们也都在。”

  尽管出来时就已经跟家人商量好,但真到年关时,家中的妻子和乔艮刚都觉得有点不是滋味儿。

  “大年三十晚上跟家人视频拜年,大年初一早上五点多又视频了一会儿,我爱人她都哭了,说的我都……2007年结婚后,今年也是第一次过年不在家,我也有点儿不习惯。”乔艮刚轻叹了一声,没有继续说下去。

  多挣点儿,是他来到北京的第一个目的,也是他春节留下最主要的原因。“过年期间单子没有那么多,但挣得不会少,除了送单的提成外,公司还会有一些补助,应该能比平时多30%-40%。”

  除夕当天,乔艮刚所在的站点的13名春节留守的骑手一共派送了100多单外卖,乔艮刚只送了7单,到了大年初一只有6单,大年初一当天的送货距离为15.3公里。而在1月份,他一共配送了1365单,平均每天配送约44单,送货距离为2318.8公里,平均每天送货距离为74.8公里,比北京市四环路全程还多将近10公里。

  他告诉南都记者,以往接触的客户都是写字楼里工作的人或小区里的租户,而这两天订外卖的客户基本都是和他们一样,在北京工作没能回家的人,订单少也很正常,“北方过年大多是吃饺子。”

  乔艮刚是80后,十几年前就曾到大城市闯荡。从“电脑服装设计”专业毕业后,没做成“裁缝”的乔艮刚到了上海一家工厂,成为电脑组装流水线年,他离开上海回到临汾老家结婚。

  回家后的乔艮刚,先跑了几年出租车,后来接触到桶装水生产,便开始自己创业,妻子则在老家的镇上开了一家茶叶店。夫妻二人各开一摊,收入也颇为可观。

  2018年,乔艮刚在县里买了一个120平方米的三室一厅,每月要还2000多块钱的房贷。乔艮刚坦言,如果桶装水厂一直按照当时的规模经营的话,他可能不会离开家乡到北京闯荡。

  “当时我有四个分销商,每天能卖300多桶水,我自己一个月就挣1万多,这还不算茶叶店的收入。”

  直到去年6月份,三个分销商突然停止从乔艮刚那里进水。没有事干,没有钱赚,跑了三个月也没找到新的分销商。房贷、孩子教育支出的增加和家庭收入的“断崖式”下降让他焦虑,“最害怕的就是没事做,每天起来脑子里没有规划。”

  乔艮刚开始计划从老家出来。妻子在家看着茶叶店,他把销量陡降的桶装水厂交给父母打理,便只身去了广州一家工厂,做高尔夫球头清洗工作,然而流水线的工作模式让乔艮刚觉得“重复且无趣”。

  不到半个月,乔艮刚便离开广州来到北京,朋友介绍他去做快递员,虽然辛苦收入却可观,乔艮刚很受吸引,但却因年龄原因没能去成。

  早已“三十而立”的乔艮刚初来北京人生地不熟,没有太多优势,相对好上手的送外卖成了他短时间内的最优选,“我得先生存,只能从最基础的做起”。但在他眼中,送外卖也不是谁都能干的。

  “比如系统给你派了八单,该怎么取餐怎么送餐,你脑子里得马上就有个地图。而且每个单的限时也不一样,30分钟到70分钟的都有,所以要合理安排时间和先后顺序,一定不能超时。”

  熟悉路况也是重要的工作内容,当过出租车司机的乔艮刚对地址很敏感,虽然不是站点负责区域内的所有商家都能找到,“但只要去过一次就绝对会记住,这也是职业素养的一部分。”

  乔艮刚介绍称,站点有配送准时率的考核要求,“要是每次都是那么几个人拉低了整个站的数据,这个工作就不适合他了。”

  在他的印象里,第一个月的送单情况不太理想,但到第二个月时,他已经跑进了全站近50人中的前十名,12月的最新数据是全站排名第二。

  据该站点站长周畅介绍,该站点日常接单数据大概在每天1500单到1600单左右,平均每个人每天要送40单左右。而乔艮刚的最高数据是一天送了62单,从10月份开始在美团做外卖骑手至今三个多月,他瘦了20斤,跑坏了三双鞋,没有休息过一天。

  “在上海时我就是月光族,每个月挣的钱还不够自己花,现在挣一块钱是几个人花。除了房贷,老人慢慢老去,孩子渐渐长大,这些压力都来了,想休息也静不下心来。”

  大年三十晚7点下班后,乔艮刚去朋友家吃了顿饺子。他告诉南都记者,怕看见别人一家团圆触景伤情,他本来并不想去,但去了之后和朋友喝点酒聊聊天,心里还是挺舒坦的。

  看着朋友一家团聚,乔艮刚也生出一个念头,“我现在算是慢慢稳定了,过段时间回趟家,如果能把家里安顿好,就想把爱人先接过来。”

  乔艮刚坦言,他很喜欢北京快节奏的生活,“我去应聘人家问我每天都干嘛,我说卖茶叶,喝茶聊天,他说你这种生活应该50岁之后再过,30来岁就过这种生活有点儿早。”

  乔艮刚很受触动,在他看来,现在的工作正推着他加入快节奏的社会,“北京这个地方机遇多,挣钱的路也很多。”

  大年初一早上8点半,北京的街头人迹寥寥,乔艮刚已经提前开工,前往商家去取餐,南都记者跟随他一路到客户家门口。然而,他并没有见到客户,客户只是让他把餐放到门口。乔艮刚放下餐,说了句“过年好!祝您用餐愉快”便返身走向电梯,他说,这些事很常见,比如一个女生自己住,她可能就不会开门。

  但猪年第一单吃了个“闭门羹”,乔艮刚心里多少有些失落,“毕竟也是我今年的第一单,没能亲手把餐交到客户手里”。这种失落感直到初二(2月6日)晚上才慢慢淡化。从初二起,乔艮刚的工作时间调整到早7点至晚9点,到初二晚六点时,乔艮刚已经送了12单,几乎是前两天送餐量的总和。

AG

上一篇:广角录播跟踪摄像头生产厂家

下一篇:网络会议摄像头生产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