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三星、西门子冰箱的“心脏”来自湖北黄石这家B股上市公司

作者:AG  来源:亚游集团  时间:2019-09-01 22:51  点击:

  在东贝工业园生产车间,经过组装、环焊、封装、水检、烤漆等工序后,一台台压缩机被装箱出库。这些压缩机最终会被运输到松下、三星、西门子、海尔、美的、美菱等企业的工厂,装在他们生产的冰箱上。

  因为能够快速制冷到零下30℃,压缩机被称为冰箱等制冷电器的“心脏”。总部位于湖北的黄石东贝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贝电器”),便是生产这些“心脏”的企业。

  去年,东贝电器卖了3053.90万台压缩机,全年产量为3012万台,产销率超过100%。同期实现营业收入42.74亿元,净利润1.1亿元。公开信息显示,东贝电器的产销量连续多年在中国压缩机企业中排名第二。

  最初成立时,东贝电器的压缩机产销量不过几万台,如今一天就能超过这个量,它是如何做到的?

  东贝电器也是湖北唯一一家纯B股企业,湖北另两家B股企业华新水泥和安道麦,同时也是A股企业。

  近日,支点财经记者走进东贝电器对其董事长朱金明进行了专访,听他讲述了东贝电器成长的故事。

  东贝电器的控股股东是黄石东贝机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贝集团”)。东贝集团成立于1966年,由一家街办小厂发展而来。早期的东贝集团主要生产潜水泵,后来又涉足冷饮机等制冷器具领域。

  上世纪70年代末,商用空调开始进入我国企事业单位,东贝集团认为空调市场大有所为,便进军这个领域。

  由于没有充足资金,东贝集团只能通过手工组装一台台空调。市场反应也不错,东贝集团生产的空调相继进入当地不少企事业单位。不仅如此,还将空调从商用领域扩展到了家用领域。

  “不为人知的是,中国第一台家用空调就是由东贝集团于1980年生产。”朱金明颇为骄傲地说。

  那时,我国较早从事空调生产的春兰空调,在主攻商用空调。现今的“空调大佬”美的和格力,还未涉足空调领域。

  积累了一定资金后,1984年东贝集团从日本大金公司引进了年产10万台空调生产线,主要生产家用空调。

  不过,东贝集团当时生产空调的核心部件如压缩机,都是通过进口而来,成本相对较高。1987年,为了降低成本,东贝集团决定引进年产20万台的压缩机生产线。除给自己生产的空调配套外,还准备将压缩机对外销售。

  具体推进过程中,有人提出家用空调市场成熟起来还有个过程,压缩机卖不出去怎么办?

  东贝集团注意到,同样需要使用压缩机的家用冰箱和商用冷柜,由于起步要早20多年,且价格相对便宜,市场发展较为成熟,同期年产量在400万台左右。

  继续调研发现,冰箱和相应压缩机生产线在国内已经有几条,冷柜虽然也有几条生产线,但由于冷柜压缩机功率更大,技术难度更高,暂未有企业涉足。

  东贝集团认为不妨一试。次年,谈妥从意大利引进年产80万台冷柜压缩机生产线年,东贝电器成立。两年后,东贝电器压缩机正式投产,当年生产压缩机3.33万台。

  发展过程中,东贝电器还将压缩机应用领域扩大到了冰箱,以更好地满足客户需求。其间,中意、新飞、美菱等企业成为了东贝电器的客户,年实际产量逐步扩大到了50多万台。

  后来还将年产能从80万台扩大到了120万台,一切似乎都很美好,不料危机悄然来临。

  彼时,朱金明是黄石市商务局的一名年轻干部。1996年11月,他被抽调至东贝电器挂职,任期两年。

  此时的东贝电器正在水深火热之中。虽然年营业收入超过2亿元,但环境政策的变化给它泼了一盆冷水。

  当时,国内冰箱冰柜压缩机企业主要用氟利昂作为制冷剂,氟利昂的大量使用会使人类赖以生存的臭氧层变薄。1991年,中国政府签署了“蒙特利尔破坏臭氧层物质管制议定书(修订本)”,该国际公约将发达国家禁用氟利昂的时间提前到1996年,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应在2005年停止使用氟利昂。

  国内冰箱冰柜企业意识到无氟化是大势所趋,便对压缩机供应商提出了相关需求。东贝电器明白,自己的出路也是无氟化。

  只是,当初引进80万台压缩机生产线都是靠银行贷款才有资金,这也使得东贝电器的资产负债率一度高达90%多。从风险控制角度考虑,银行很难再借钱。可是计划年产100万台的无氟压缩机生产线亿多元,怎么办?

  东贝电器厚着脸皮找了很多家银行,一家银行在收了十几万元的咨询费之后,答应到公司来调研。不过,来了一次之后不了了之。

  挂职期间,朱金明的职务是总经理助理,他见证了东贝电器当时的艰辛,“如果不能尽早完成无氟化建设,就会处于非常被动的境地。”

  借助资本市场进行融资成了东贝电器思考的方向。行业内已经有人走了这一步,长虹华意便是如此。

  长虹华意比东贝电器要晚一年成立,年产100万台的压缩机生产线年才正式投产,当年生产压缩机15.3万台。1996年在A股上市,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93亿元,净利润0.39亿元。

  这时的A股IPO是“指标管理”,即证监会每年确定总上市企业数量,再向各省市分配上市企业额度,各省市根据额度推荐预选企业。

  最初,东贝电器想上A股。当地政府了解情况后给它提了建议,“A股争夺情况激烈,东贝电器在全省排名并不靠前,想要被选上很难;B股竞争相对好一些,而且是集中审核一批拿到预选资格就可上市,虽然筹集资金比A股要少,但至少是一个筹资渠道。”

  “大家都认为,少就少吧,不然只能等死。”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朱金明依然记忆犹新,“可是B股也有竞争压力,我们没有十足把握。”

  这是因为于1984年引进国内第一条压缩机生产线的万宝集团,旗下广州冷机也在申报B股,它的业绩要漂亮得多,1996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是4.23亿元、0.45亿元,市场份额在国内压缩机行业里排名第一。

  幸运的是,后来广州市政府给了广州冷机A股指标,其于1998年上市。同年8月,东贝电器拿到了B股预选资格。

  朱金明将在这一年11月挂职结束。东贝电器希望已获得注册会计师资格的他能够留下来,帮助公司成功上市。

  两年来,朱金明对东贝电器有了较深的感情,他留了下来,并在东贝集团和东贝电器分别担任副总经理和董事会秘书。

  1999年7月15日,东贝电器在B股上市,共发行了1.15亿股股票,每股发行价格为0.198美元,筹集资金2200多万美元。

  虽然只筹集到所需的一半资金,但无氟压缩机生产线建设总算能够推进。东贝电器将项目分成了两期建设,准备之后通过经营所得再建设另一半。

  由于较早地抓住了无氟化发展趋势,东贝电器驶入了“快车道”,相继拿下了科龙、海尔、澳柯玛等新客户,市场份额进一步提高,成为了继广州冷机、长虹华意之后的第三大压缩机企业。

  一方面是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给东贝电器进军海外市场创造了良好条件。其间,三星、夏普、伊莱克斯等国际企业加入到了它的“朋友圈”。

  朱金明坦言,出口不仅使得东贝电器增大了销量,也带动了整个压缩机行业的快速发展。

  另一方面,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国内市场也迎来了大爆发。2002年国内冰箱销售突破1000万台,且保持增长态势,相关压缩机企业得到了利好。

  支点财经记者梳理长虹华意、广州冷机和东贝电器三大压缩机巨头年报发现,自2002年起,他们的营业收入均出现大幅增长。到2006年时,长虹华意接近19亿元,广州冷机突破10亿元,东贝电器超过1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自2004年起,东贝电器的营业收入开始超过广州冷机,一跃成为了压缩机行业里的第二名。

  朱金明总结认为,这一时期的东贝电器总体上来说是靠规模取胜,“在家电行业,只有规模上去了,才有成本优势。”

  的确,自1999年上市后,东贝电器又接连扩了几次产能,并将压缩机品种增加到了100多个。

  东贝电器还想继续在黄石扩大产能,偶然从客户美菱那里得知的一个消息,改变了这个想法。

  那时的美菱还未被长虹收购,因为在安徽合肥设有冰箱厂,当地政府希望它能上马压缩机项目,以助力当地打造白色家电制造基地。除美菱外,当地还有美的、长虹、三洋、惠而浦等国内外企业。

  美菱并不主张自己做压缩机,毕竟做冰箱和做压缩机两者工艺有很大区别。因为和东贝电器的合作关系一直不错,便建议其到合肥去设厂。

  这时的朱金明已是东贝集团副总裁、东贝电器董事,“我们认为有必要走出去,贴近市场,如果我们不去别人就会去。安徽与湖北很近,如果别人抢先一步去设厂,将会导致我们的市场份额不但不会增加反而会减少。”

  说做就做,相关人员很快就到合肥去谈项目落地。不过,由于地价等问题双方未能谈妥。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那就到周边去找更合适的地方。芜湖进入了东贝电器的视野,这里距离合肥只有140多公里,到安徽各个城市都比较方便,从成本上考虑性价比更高。

  与东贝电器未能“联姻”的合肥,同期与广州冷机达成合作。东贝电器只得抓紧时间开建新工厂,抢在广州冷机之前,2007年2月首期生产线正式投产。

  广州冷机后来在合肥发展得不如意,不久便将工厂搬到了青岛。2007年,东贝电器的营业收入超过广州冷机近6亿元。次年,广州冷机被东陵实业借壳,相关压缩机业务回归到了万宝集团,“一代老大”一去不返。

  “老实说,在2010年以前,我们是依靠产能的快速扩大在发展,但是当产能发展到一定规模后,规模带来的红利就会有限。”朱金明对支点财经记者说,“后期的发展还是要依靠技术驱动进行产品创新,这样才能引领行业发展。”

  朱金明还表示,东贝电器此前也有不断推出新品,但都是在已有潮流的基础上进行创新,所以只能算是跟随者。

  在这样的背景下,自2011年起,东贝电器先后建立了欧洲研发中心和巴西研发中心。线年之后,这时朱金明已是东贝集团总裁、东贝电器董事长。

  其中,2017年推出的用于小型冷柜、重量仅4.5公斤的VFA迷你变频系列产品,以“小外形、高能效、低噪音、低成本、高可靠性”的几大特点深受客户青睐;2018年推出的用于300L以下冰箱的VDU系列中小型变频产品,填补了业界没有小容量变频冰箱压缩机的市场空白。

  技术驱动让东贝电器收获了更多朋友,松下、三星、惠而浦纷纷加入进来。老朋友西门子更是进一步敞开了大门,去年将东贝电器的供应商资格从AB级提升到了A级。这意味着,东贝电器不仅能为西门子的中国工厂供货,未来还能为它在全球的工厂供货。

  关注到国内轻型商用智能设备如红酒机、冰淇淋机、车载直流冰箱等新增需求旺盛,东贝电器还将压缩机的应用市场扩大到了这些领域。

  朱金明十分看好这一市场,“虽然目前全国总量需求还不到40万台,但未来发展空间很大,所以我们也提前进行了布局。”

  如今,东贝电器的产销量已连续多年在中国压缩机企业中排名第二,朱金明依然觉得应该居安思危。

  有这种担忧很正常。前文提及的长虹华意虽比东贝电器起步要晚,现今却是新一代老大。虽然它2018年净利润比东贝电器要少0.38亿元,但营业收入要多46亿元。

  比如,2000年长虹华意并购了湖北荆州一家制冷设备厂成立了荆州公司,去年荆州公司给它贡献了8.94亿元的营业收入,以及1.61亿元的净利润;2002年实现控股的加西贝拉,去年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56.38亿元、1.82亿元。

  朱金明直言,压缩机行业正面临洗牌,这其实是一个比较好的并购时机,曾经也有过一些标的找上门,苦于无资金只能放弃。

  “我们自1999年上市后就没有再进行融资,这其中有B股进行再融资很困难的原因。”朱金明补充说,“我们也有考虑在证券市场再融资,未来从B股转A股应该有机会,这样我们的发展应该也会更快一些。”

  比如,华新水泥B股发行价比A股要低,发行股份虽比A股多,但募集资金也比A股要少。

  再以8月13日的数据为例,华新水泥B股收盘价为1.81美元,总市值37.91亿美元;A股收盘价为18.24元,总市值382.42亿元。

  再融资方面,华新水泥B股仅1999年增发融资近2000万美元;A股则在2008年和2011年共增发融资超过37亿元。

AG

上一篇:冰箱畅销全国和海尔并驾齐驱他却在鼎盛时选择销声匿迹

下一篇:没有了